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淫妻飨夫家老公的一家人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73


帖子我已经编辑过了,标题也改为最常用的,就不加分了! 夜阑人静,躺在我身边的丈夫一早已发出隆隆的鼻鼾声,但我仍无法入睡。

今天是我和丈夫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们刚在外吃烛光晚餐庆祝回来。爱 喝又不懂喝的丈夫一回来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我亦醉得昏昏沉沉,然而此刻躺在 床上却又无半点睡意,只是独个儿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听着连丈夫的鼾声也盖不 住的自己的心跳。我知道今晚将会发生什么事,我带着兴奋与内疚的心情,等待 着它的来临.

漫长的黑夜一分一秒的流逝,三更时份,房门慢慢被打开,我连忙闭上眼睛 假装熟睡。虽然看不见东西,但我知道来者是谁.

跟着,我听着极度轻微的〝沙~沙〞声,从房门向我这边移近,那声音几乎 和我的心跳同步,当脚步声在我的床边停下时,我的心跳也彷彿跟着停止。

一瞬寂静过后,我感到很重香菸味的鼻息呼在颈项上,接着一边乳房被一只 粗糙的手掌覆盖着,一阵酸酸的感觉从被抚摸着的地方传来,我的乳尖是非常敏 感的,一被触及我就会有性欲,这一点,相信他也知道。

我一直闭目假寐,感受着被他解开睡裙与内裤的动作,与及他两只手遍游我 身体的感触. 当那张嘴巴将我的乳头吸入口内时,我真想叫出来,但我不能叫出 声,我不能被他发现我是在装睡,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不一会,我感到对方手指的进入,阴核同时被一些湿热的东西温柔地舔吻着。 这一刻,所有内疚的感觉已烟消云散,我的阴道早已流水潺潺,身心已作好一切 准备,迎接一条雄壮男性器官的君临.

进来了!睡床的面褥突然一下子被压低,然后是一连串有规律的晃动。丈夫 他真的太醉了,对睡床另一边的骚动依旧全然不觉,如往常一样呼呼大睡。懵丈 夫啊!你的妻子正被人奸淫着啊!你还在大安旨意睡自己的大头觉!

我紧咬着下脣,默不作声的乘受着对方身体的重量,与及下体被他疯狂抽插 所传来的阵阵快感。虽然受着重压,但我却感到身体好像已没有了重量,彷彿徐 徐上升,飘离了睡床,思想灵魂更像飘离了现在的时间空间,不知不觉的荡回一 年前的今天,我和丈夫婚礼完毕的那一晚……

一年前的今日,婚礼晚宴过后,被亲朋戚友灌得醉昏昏的我和丈夫,将要到 夫家休息。

我和丈夫学历都不高,在贸易公司里从事职位平平的工作,暂时没有能力建 立自己的小家庭,所以婚后我们会暂时寄居在夫家里.

家姑一早已不在,屋里只有家翁、大伯和小叔,清一色都是男人。要我和一 屋陌生男人同住,我原本万分的不愿意,无奈我们要到后年才储够买楼的首期, 若租屋的话,买楼计划将大幅推迟,我迫不得已,只有暂时忍耐。

那一晚,无用的丈夫又像往常喝酒后一样,烂泥般被大伯和小叔抬返家,而 我亦好不到那里,连站也站不稳,由家翁参扶着回家。

回程中我在车里昏昏沉沉,迷糊间,突然感到家翁扶着我腰部的手慢慢往上 移,贴着我胸脯下缘的位置!

虽然当时很醉,但也未至於意识全无,一嫁进夫家就马上被人轻薄,一时之 间我非常气愤,但回望睡在旁边昏迷不醒的丈夫,我万分无奈,今日是我结婚的 大喜日子,若将事情闹大就不好了,到时最难做的就是丈夫他了,哎!只好忍气 吞声吧!

当我决定哑忍时,突然一下全身触电,我的乳头突然被对的方手指,隔着薄 薄的晚礼服挖了一下,这时我才醒起被侵犯着的正是我的〝死位〞!只是这一下 动作,我全身打了一个冷颤,乳头立时硬了起来,最不幸的是当时乳头仍被触摸 着的,他发现了我的反应,手掌马上移上来包着我整个乳房的下半部,一下一下 的搓揉起来!

事情太突然其来,我第一次在丈夫的身边被另一个男人侵犯,而我是在反应 着的!那种感觉非常奇妙,那种无助、那种冤屈,不知怎的令我有一种兴奋的感 觉!令我不知怎样抗拒!全程归家途上,我就在丈夫的身边被他的爸爸不停亵玩, 上本身被摸完一遍又一遍,将我弄身心荡漾!

回到家中,丈夫被直接抬到新房的睡床上,一直没有醒过来。头晕转向的我 勉强为自己宽衣后,澡也不洗就倒在丈夫身边。

虽然我头昏眼花,昏昏沉沉,但却无法入睡,我仍在兴奋着!仍为刚才被家 翁凌辱而无法平复!

我看看身边的丈夫,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老公,今晚是我们的动房花烛 夜啊!你不理我了吗?我下面仍在流着水啊!你要我今晚孤零零的一个人过吗?

一时悲从中来,泪水已盛满了眼眶,就在这个时刻,房门慢慢打开,有人走 了入来!

是谁?贼?还是家里的人?我闭着眼缩作一团,心窝跳过不停,这是什么地 方啊?住进来第一晚就遇到这种事!

这时在我耳边响起了一把声音:「家嫂,你睡了吗?」

是家翁!

在我仍不知怎样反应时,一双手已放在我的胸脯上!

啊!又来了!家翁竟然在新婚晚再次乘我喝醉,年我这个新媳妇的便宣!还 有的,是那该死的触电的感觉,再次从我敏感的乳头传来了!

我的心很乱!我的意识在抗拒着,今晚是我的动房夜啊,怎可一而再的被丈 夫家人羞辱!但另一方面,我的身体不断传来欢呼的讯息!身体的反应告诉我, 我的细胞在热烈配合着、反应着!我的动房花烛夜将会得到完满!今晚将有男人 填补我的空虚!满足我的需要!

当睡衣被解除之后,我感到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一个六十岁的陌生老人面 前,像羞耻又像不是的奇妙感觉令我浑身不自在,下体也立时流水淙淙,湿涩不 已!

我的身体被我丈夫的爸爸吻着了!嘴脣、舌尖、粉颈、耳珠、乳房、腋窝、 脐眼、私处、甚至股沟与趾尖,通通无一幸免。我第一次被人如此毫无遗漏地细 緻品嚐,身体所有敏感的要害全部被他一一发掘出来!我全身触电,江河大泻, 发出从未发出过的低吟。

到我忍不住张口嘶叫时,一条肉棒忽然塞住了我的嘴,我呼喊无门,只好不 断扭动身躯,一直含吮着家翁的阳具,继续任他尽情细嚼慢嚐我的肉体.

他插入来了!我竟然真的任由丈夫的父亲将我的身体佔有!他抽送的力度技 巧,比他的儿子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下下直入我的子宫内头,插得我心花怒放, 连连泄身。

家翁似乎非常恋栈我的身体,抽送期间一直整个人压着我,将我揽得紧紧的, 还不断和我接吻。我不想被他发觉我一直醒着,将头别过一便,想不到却和丈夫 对个正着!我一路被家翁抽插着下体,吻啜着粉颈与耳珠,一路和我熟睡着的丈 夫在只有数吋的距离面对面!

老公啊!你为何要剩下我一个人自己酣睡?我现在正被你爸爸奸淫着啊!而 且,这晚更是我们结婚的第一晚!现在究竟是我对你不起,还是你对我不起?

但在羞愤与愧疚之余,我却感到一种难已形容的痛快!今晚动房花烛夜,我 却在丈夫面前和第二个男人在偷情!而那人更是我家翁!丈夫一直在旁欣赏着他 爸爸怎样品嚐自己妻子的娇躯!我真的很快乐啊!而你们两个都快乐吗?

这时家翁的抽插已去到顶点,我就在这现实与幻想之间、理智与欲望的煎熬 下,迎接他在我的子宫里所注入的大量精液,在感受被乱伦种子攻陷的无比满足 之下,我渐渐的晕死过去。

第二朝醒来,饱嚐淫欲的家翁竟然装作无事发生,而我亦只好默不作声,因 为万一事件张扬,我实在不知怎样面对丈夫和这个家庭。可怜他新婚第一天醒来, 已成为一个戴绿帽的男人,同时被父亲和妻子两个最亲的人出卖.

这事之后,我们都若无其事地生活,家翁做回家翁的本位,我亦当回妻子的 责任。但其实这个家庭已不再一样,我一直非常内疚,虽然当时是被动,但我的 确和第二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情。我仍然爱着他,但却对家 翁那晚给我的刺激欢娱又念念不忘。

好景不常,新婚一个月后,丈夫要到澳门公干两星期,在没有丈夫保护的这 段时间里,家翁他会干什么呢?我当然信不过他,但我更信不过我自己!

在这新婚的一个月里,我和丈夫晚晚都做爱,风流快活,从不间断。现在突 然要我独守空房两星期,我要如何是好?究竟是他首先强来,还是我忍不住主动 引诱他呢?

丈夫离开香港的第一晚,我一直在房里戒备,防范家翁偷偷进来。凌晨一时、 二时、三时,他一直没有进来,我竟然开始感到失落,竟然感到我是在期待他的 侵犯亵玩!我开始回想结婚当晚的情境,手不期然伸入内裤里自慰!我需要慰藉! 我需要家翁!我很需要!

就这样我一直在床上蠕动身躯不断自慰,直到天亮。

第二天晚上,我在外喝了小许后,带着酒气装作喝醉了回去。当全屋人都入 睡后,家翁果然再次偷入我房来!他果然在我迷醉不醒的情形下,才会乘机打我 主意!

那晚没有儿子在旁的顾忌,六十岁的他竟然可以对装睡的我整晚梅开三度, 令我再嚐那次痛快淋漓的感觉. 第二朝我们照样假装不知情,做回一对关系正常 的两翁嫂。跟着的两星期,我晚晚装作喝醉回来,他亦晚晚入来将我偷奸,直到 丈夫公干回来为止。

丈夫回来后,我再次面对丈夫,内疚得无地自容。我竟然在新婚一个月后, 丈夫一不在家就找男人!而且连续两星期不停红杏出墙!我誓想不到自己会是个 这样水性洋花的女人!婚前什么对丈夫从一而终做个贤良淑德好妻子的想法,通 通消失九天之外!

然而内疚归内疚,之后我一忍不住想要男人的慰藉时,就会拉丈夫陪我到酒 吧喝酒,然后醉昏昏的回来,让家翁将我这个装作昏迷不醒的荡妇奸淫!讨他对 我这个好色媳妇的宠爱!

渐渐地,我发觉我爱上了在自己丈夫面前被他的亲人奸淫的感觉!那种被奸 的感觉!那种乱伦的感觉!那种无辜的感觉!那种自残的感觉!那种凌辱丈夫的 感觉!我无时无刻都在回味!

今天,我们结婚刚好一年,我当了他爸爸泄欲娃娃的一周年,到目前为止, 家翁大约偷入我房四五十次,每次我都带着期待与兴奋的心情等待他的到来,然 后早上充满无奈与愧疚的面对我的丈夫。

丈夫对我的不忠固然全不知情,他只不明白为何我会开始酣酒,家翁对我的 装睡合作更一直懵然不知。

事情一直像永劫回归般的持续着,就好像今晚一样……

这一刻,我於结婚周年的晚上,看着一脸无知地沉睡的丈夫,一直被家翁抽 插着,梦回於过去的刺激奸情与现在的真实快感中。

想着想着,突然房门外传来大伯的声音:「老爸你在干什么!﹖」

奸情被揭发,我当堂吓得魂不附体,身体的血液像突然凝固了 一样,全身彊硬!闭着眼睛的我感到家翁马上离开我的身体上前,而大伯亦走进 房来,不对,进来的不只一人!还有小叔!

我又再一次听到自己如雷向般的心跳声,还有他们三人的窃窃私语.

「老爸!你道知你现在干什么吗?她是你的新抱呀!你这样做,对得起二弟 吗?」

「嘘!不要这么大声,给人知道不好呀!」

「那你还要来?给二哥知道家变都有之啊!」

「放心!他不会知的,他们二人都醉到跟死猪没两样。之前你二哥也一直不 知的!」

「什么?之前?你不只一次偷奸二嫂了吗?你这样还算是我们的爸爸吗?」

「你这样算是教训老爸吗?不要装蒜了!你们两个淫小子,不 是一直也看上你们的二嫂吗?平时也见你们一直不停盯着她的奶子和屁股,阿弟 你呀!我见过你拿她挂在洗手间的内衣裤打枪!还有阿哥你!我也见过你乘她在 厅午睡时偷摸过她啊!两个小淫贼不要在老爸面前装神圣了!」

「但……但若被她们知道…可不得了啊!」

「不会知的!我们现在一直在说话,她们不是也没有醒来吗?说真的,我上 个你们二嫂很多次了,她一次也没有醒来,非常合作的任我为所却为,而且好好 反应的,他们看看她几多水!」

我知道在这一刻,他们三人都在看着我被干得一片狼籍的下体,最私人的地 方、最丑陋的一刻暴露於一家人眼底下,忽然一份酸软的感觉涌上来,我情不自 禁的在他们面前泄身了!

「你们看!昏迷着也不断喷水!你们的二嫂多淫荡!」

听到〝淫荡〞二字,我又禁不住再泄!

「不用怕!阿弟你试试看!很有弹性的啊!」

我感到一只手印在我的胸脯上!这是小叔的手!

「是不是很正呀?不用怕的!来!阿哥你也来!」

渐渐地,我感到越来越多手掌放在我身体上游移,各部亦开始被湿热的嘴巴 与舌尖吻啜舔弄,同时被三个男人亵玩,我感到从未如此的难堪,亦感到从未如 此的痛快!

我的小嘴与私处分别被进入了!闭着眼睛的我只感到被浓烈的男性气味所包 围,插着我下体的是谁?堵着我喉咙的又是谁?我已经分不出了,只知道我在丈 夫的面前同时被他所有的亲人淫辱着!老公!你看见吗?你看看你的家人在干什 么?

啊!第三条肉棒也插进来了!我竟然被夫家全家同时干着!三个洞口都同时 被充实着!这…这是…这是他妈的什么感觉!怎会那么他妈的刺激痛快!﹖

思想里连粗话也爆了出来!到这一刻,我知我已经疯了!我已变成一个切切 实实的荡妇!

在这荒乱淫邪的结婚一周年晚上,我和夫家一家人都在一张床上庆祝!我的 所有洞口不断地被插入抽送然后注入精液,一个退出后另一个又入来,我不知谁 先谁后,谁前谁后,这亦不重要,我只知道我体内已被我丈夫家人的精华灌满! 不停地一次又一次的灌满!

在这荒乱淫邪的结婚一周年晚上,我和夫家一家人都在一张床上埋头苦干! 每个人都干得大汗淋漓!筋疲力尽!只有我丈夫一只懒猪在我们身边熟睡!老公 啊!起身呀!不要偷懒!你老婆已被你家人干〝光〞了啊!快起来分一杯羹吧! 到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弟弟或姪子时不要后悔哟!

在这荒乱淫邪的结婚一周年晚上,我一边被夫家一家人不断轮奸的同时,一 边想着我的将来。从今天起?我将会同时有四个性伴侣,也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家 妓,他们会在往后的日子,将我如妓女般凌辱蹧蹋!将我如母猪般交配打种!每 天在我体内灌上满满的精液!而最刺激的是在他们心目中,我仍然是一个全不知 情的纯情无知淑女!

老公,对不起!在这一刻,我的心仍然觉得非常内疚,非常对你不起。但这 是命运的安排,由我第一天嫁入你家起,我其实已嫁给了你的全家人!由你在动 房夜剩下我一个人,将我飨宴你爸爸开始,你已註定拿你的妻子给家人分享!但 你可以放心,我仍是很爱你的,我不会让你知道,你有一个这样的淫妻和一班这 样的家人,安心继续做个意为自己拥有一个幸福美满家庭的傻老公吧!

老公,真的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