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我的隔壁是空嫂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534

我的隔壁是空嫂  
?????? ?我的高中成绩并不理想,但是必竟也给我考上了离家不远一所私立专校。开学之前,考虑到每天通车恐怕太过於辛苦,於是就在学校旁边租了间学生房,只在周末假日,才回家看看妈妈。

  我所租的是在学校旁边的一层楼,在旧公寓六楼顶木板加盖的小违建,一共有六个房间,共用一套卫浴设备和一小间厨房,外头屋顶还留有一小片阳台可以凉衣服。我搬进去的时候,还要八九天才开学,也不知道其他房间住的是什麽人。

  房东夫妇姓胡,就住在下面的六楼。丈夫是飞行员,妻子是位空姐。年纪不大,约莫28岁左右,结婚才1年,还没有孩子。丈夫飞行国际行班不常回来,我还没见到,胡太太这几天倒是天天在。

  我搬进去的第三天,大致房间已经整理好,中午时分,想要出去吃个简单的中餐。老式的公寓可不会设有电梯,必须要走楼梯。当他下过六楼还不到五楼时,听到房东的大门打开,房东太太正开门走出来。「胡太太,今天没上班啊?」我随口问道。事实上她是因为不用上班,因而睡到现在才起床,也正打算出去吃个饭,刚好和我相遇。「是啊,小弟弟「是啊,小弟你要出去吗?」她见我是个学生,就叫我小弟弟。「我要去吃饭,你呢?」「我也是,隔街有家快餐店不错,一起去吃好不好啊?」胡太太十分亲切。

  「好啊!」我答道。来到餐店,各自点了午餐,一边吃一边闲聊,慢慢的熟捻起来。

  胡太太生得很美,身材中等,乳房十分的丰满。她今天穿着一件舒服轻松的连身T恤,约在膝上十公分,露出来不多不少的白皙腿部。快餐店桌子不大,两人靠桌角边90度坐着,有时胡太太交叠起大腿,引得我忍不住会偷偷的窥视。胡太太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脂粉未施,笑起来也甜美,吃着餐点饮料时,唇齿舌的动作都美美的。午餐完毕,走回公寓,就在大门口碰巧邮车送来一件胡家的包裹,体绩不大却较有一点重量。胡太太赶忙跑上楼去取印章,我接过包裹和邮差在楼下等着。一趟六层楼来回,直累得她喘呼呼的。邮差走後,她一边喘气一边笑着说:「小弟,你看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这包裹你帮我拿上去好吗?」 我当然没有问题,走到五楼时,胡太太小跑步上六楼,打算先去开门。我在她上楼时,趁机抬头看去,见到胡太太T恤裙内穿得是一件小巧的白色内裤,小得在她跑动时,露出大半圆实的屁股,那屁股虽然不大,但臀型美满坚实,我视觉受到了刺激,心儿蹦蹦的跳着上到了六楼,我把包裹放在客厅,胡太太连声道谢。我看已经没事,正想找些话题,却听到胡太太问:「小弟弟,你下午有没有什麽事啊?」我想了想,说:「还没开学,倒没什麽事。」

  「是这样,我想反正今天都在家,想整理整理家里、扫除一下,有些家俱太重,想请你一起帮忙,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了。」我对着这个亲切的房东太太也很有好感,反正没事,就答应了。

  俩人忙碌的整理起来,还真不轻松,天气又热,两三个小时下来,大汗淋漓。虽然有冷气机,但是我还是受不了的脱去了上衣。好不容易大致就叙,已经三点半多了。胡太太从冰箱取出两瓶可乐,和阿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两人相视而笑。

  「谢谢你了,小弟弟,待会儿我请你去吃牛排好了。」胡太太说。「好啊,但是你先生呢?」「他今天飞美国,要好几天才会回来……啊……对了!」胡太太忽然想起了甚麽事,她说:「厨房壁橱上面有一台电炉好久没用了,再麻烦你去帮我拿下来好吗?」我走到厨房,架起人字梯,在壁橱上东翻西翻的,说:「房东太太,没有看见电炉……你这上面还真乱……」

  「那你下来帮我扶梯,我来找找看,难道放在别的地方忘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爬上梯,我抬头望去,又再一次见到她裙底的春光,这次看得又近又明白。那小巧浑圆的屁股上,穿着一件白色丝质的三角裤,衬托出臀部的翘,因为T恤宽松,虽然往上并没能再看到胸部乳房,但是那情景和半裸也差不多。偶而,胡太太为了翻动远一点的东西,一支脚略为抬起,只用另一支脚站在人字梯上,这让阿宾更清楚地看到胀卜卜的私处,在白色丝布的紧裹下,更显得诱惑动人,我看得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了。

  「唉……真的没有……」她在上面找了许久,让我看了个够。「小弟……」一低头,本来想要说甚麽,却发现我正在注视她的裙底,她自然知到春光外泄,连忙爬下楼梯,对我道:「小鬼……你不乖哦!」我看见房东太太不是很生气,笑着抱歉说:「对不起,但是……实在忍不住会看……」胡太太闻言,故意作出生气的表情瞪我。我又说:「但是……真的很好看……」

  胡太太好气又好笑,「噗嗤!」一声,笑骂说:「下次再这样没有规矩,我可真的生气了。」我心想,这胡太太的脾气真是温和到了极点,只是裤中硬挺的大鸡巴不知如何是好。其实胡太太也发现了我身体的反应,她假装不知,转身又走回客厅。「赶快来!可乐都要退凉了。」她催促我。

  我回到客厅,两人突然没了话题。我左思右想,规划手段,灵机一动,伸腰展臂说:「还真累,胡太太你累不累?」「当然累啊,尤其肩膀好酸啊!」她一边说着,一边轻捶自己的肩头。「来,我来帮你捶捶好了。」我说着,而且磨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胡太太狻有戒心,说:「好是好,你可不能乱来哦!」「放心!」我口是心非,双手已握好空拳,轻轻的在胡太太双肩上捶动。胡太太乐得阖上双眼,我捶了一会儿,改成拿捏的方式,胡太太索性伏趴在沙发上,享受阿宾的服务。阿宾捏着捏着,发现胡太太逐渐呼吸平缓,似乎正沉沉的睡去。於是他轻唤道:「房东太太……」我见她没有反应,就偷偷的将手掌移离开肩膀,轻轻往背臀游动。胡太太仍然一动不动,我更大着胆子,重点全部转移到臀部和大腿,不客气的揉捏起来。

  也许是真的很舒服的缘故,胡太太上身依然俯卧,下身却突然将左腿弓起,让自己趴得更舒适一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见她又不动了,才放心继续我的轻薄。胡太太的改变姿式,可乐了我,因为可以一俯头便看见她的内裤。

  我偷偷的撩起她的裙摆,整个臀部就都显露出来了。那小巧浑圆的线条,紧绷的白色三角裤,半透明。可以隐约看到里面黑黑芳草。我哪里还在按摩,只是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摸着摸着,手指不安的从臀腿之间去轻触过去那神秘之处,只觉得肥肥的、嫩嫩的、热热的、湿湿的。手指头在丝布外按柔了一会儿之後,大着胆扳动胡太太那弓起的左腿,将她翻了个身,这时候胡太太上身虽然衣杉整 ,腰腹以下却已是完全不设防。

  我自顾自的进行动作,先用左手食指撩开她私处丝布,右手食指中指便直接侵入三角裤内,按住肉蕾轻轻揉动。觉得胡太太好像在偷偷的发抖,不一会儿阵阵的淫水汨汨流出,弄得白色三角裤就快变成了透明。我索性将心一横,左手把裤缝拉得更开,手指慢慢地伸进小穴,放肆的抠起来。「啊……啊……不要……啊…… 啊……」胡太太再也装睡不了,叫出声来了。

  我也不理她,继续抠弄着,大母指不时的逗弄那敏感的阴蒂。她双手不自主的按住我的头,屁股轻轻扭动:「唉呀……啊……舒服……好舒服啊……」胡太太淫水阵阵,人舒服得直发颤抖,美意波波涌向心头:「好小弟弟……好……好舒服……啊……啊……要……要丢了……啊……啊……丢了……丢了……啊……」一股浪水直冲而出,喷得沙发套上湿淋淋的。我放开了她的小穴,转身过来搂起胡太太。她浑身娇软,媚眼如丝,骂着说:「坏小弟弟……你……欺负我……」「好姐姐,你舒服吗?」「才不告诉你,你干麻叫我姐姐,谁让你叫我姐姐了?」

  这胡太太明艳动人,又有一股温柔的娇态,这时高潮过了还发起嗲来,惹得我大乐。说:「你不是一直唤我小弟吗?我当然叫你姐姐罗。」

  胡太太故意偏过头去,说:「哼!,坏孩子!」我更乐了,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不只要当你的小弟,我还要你叫我哥哥。」胡太太羞得满脸通红,啐道:「你这小鬼,凭甚麽要我叫你哥哥?」我放开胡太太,站直身体,快速的解开裤头,掏出又硬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直晃晃的挺到胡太太面前,离她鼻尖不到一公分,说:「凭这个!」胡太太当场看的傻了,天哪!好大鸡巴啊!真令她目瞪口呆,最糟糕的是从那里所传来男性特有的气息,让她直感到一阵晕眩。好像被催了眠一般,呆呆的看着大鸡巴,脱口轻轻的叫道:「好哥哥!」我原只是要逗弄逗弄她,没想到她看到了自己的鸡巴以後,好像吓坏了,就捧着她的脸蛋儿说:「你舔舔哥哥。」 胡太太乖巧的张开樱唇,又吸又舐又舔又吻的,对大鸡巴百般爱怜。想着这鸡巴待会儿必然会插进自己的小穴,不自主就又是一股淫水自穴心流出。

  我趁着胡太太在舔着大阳具时,撩起她的T恤,将它脱了下来,这时才真正看到胡太太的全部身材。首先是从肩背到臀部,滑顺优美的曲线,小三角裤更衬出小屁股的圆翘,大大的白皙乳房,罩在白色的半罩内衣里,托得两团肉恰似肉圆一般。我解下了胸罩的背扣,整个胸部就都显露出来了,那小巧的奶头正骄傲的挺硬着,颜色比芬红。我双掌伸出,在两个乳房上揉起来,还用掌心轻磨着奶头,胡太太含着大鸡巴的口中「啊……啊……」的喘起来。我把胡太太一推,让她坐靠在沙发背上,伸手脱下胡太太的内裤,也解下了自己的内裤,挺着大鸡巴,蹲跪在胡太太的面前,胡太太乖巧的张开双腿,并用双手撑起,来迎接他的鸡巴。

  大鸡巴来到穴口,也不稍做停留,龟头刚侵入花蕊,便想长驱直入。「啊!慢点!」胡太太从没被这麽大的鸡巴插过,一口大气差点喘不过来。我只好把才进一小段的大鸡巴缓缓抽出。这时,胡太太才「啊……嗯」一声,浪叫开来。「好……好美哦……哥哥……好好……你好大啊!」大鸡巴开始轻抽深插,一寸寸一分分进入胡太太的体内,好不容易,才吞进去三分之二,还有一截露在外面,但是她已经感觉到顶在子宫的感觉。两人在沙发上的姿势又令鸡巴十分容易顶到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让胡太太美到心田深处,一阵阵浪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麽……这样……舒服…… 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好哥……哥……」才不过抽动 200来回,胡太太已经又浪丢了一次。我也不去管她,继续埋头苦干,大鸡巴仍然次次到底,干得胡太太又叫:「哥哥……好……棒……喔……好……深……好舒……服……啊……啊不好……又……啊……我又……要完……蛋……了……啊……啊……」她越叫声音越高,丢精时简直是尖声狂叫,我发现她很容易就会高潮。「姐……你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哥……快插……我……插我……」「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亲哥……我要……死……了……」我看她这样淫媚可人,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嘴儿,她伸出灼热的香舌相迎,两人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亲过香唇,我又去亲她的耳朵,用牙齿轻 耳珠,舌头来回轻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里,胡太太哪里还忍受得了,「啊……啊……」死叫,浑身发麻,阵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背,双脚则紧紧勾缠住我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骚水不停的流出,大鸡巴进出时「渍!」「渍!」声响。「哥呀……我……又要……丢了……丢死了……啊……啊……」她哼叫着,果然一股热烫的骚水又喷冒而出,但是这回泄完身子,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搂缠着我,手脚四肢懒洋洋的放松开来,闭着眼睛直深喘气。我略抬起身躯,低头问:「姐姐,怎麽了?」胡太太媚眼如丝,轻笑着说:「啊……姐姐美死了……哥哥真棒!我……没有力气了……」「那……你不要了吗?」「要!要!」她急道:「人家……只是……休息一下嘛……」

  我看她骚浪的可爱,就把她翻过身子,变成伏跪在沙发上,拿过两个大靠垫让胡太太抱着,好令她趴得舒服一点。然後大鸡巴从屁股後面再次侵入穴内,这种姿势插得更深了,胡太太从喉咙深出发出「啊……」的轻唤,半回过头来,眯眼看着阿宾,脸上带着微笑,表情媚惑极了。

  我忍不住又使劲抽动起来,大阳具在小穴里进进出出,龟头菱子拔出来时便刮出一堆淫水,一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着花心,胡太太没曾这麽爽过,直翘高小巧的圆臀,好让阿宾能够插得更舒服。「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今天……真的会……泄死我…… 啊……」她又完蛋了,美得她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也没力再浪叫。我并不理她,自顾自的猛插着,双手捧着她的美臀,眼睛欣赏大鸡巴在穴口进进出出,突然一阵晰麻从马眼传来,他叫道:「好姐姐……乖姐姐……我要泄了……」胡太太一惊,急忙说:「好弟弟……快停……停下来……唉哟……别再插……了……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唉哟……别插……求求你……」阿宾这时哪里还管她,大鸡巴正爽到紧要关头如何停得下来,只插得龟头暴胀,眼看精关就要不守。胡太太见他丝毫没有停下拔出的意思,又敢觉到穴儿中的鸡巴更强更大了,索性夹动起穴肉,干脆配合爽到底了。

  「啊!……姐姐……美姐姐……」我终於爆发出来了,鸡巴紧抵着花心,热精「卜!卜!」的射出,我已经几天没有自慰,储备得又浓又多,射得胡太太美到穴眼深处,她本来就要爽死了,被热精一冲,耳朵听得阿宾亲热的叫唤,穴心一抖,也跟着丢了。

  「唉哟……我也……要死了……好弟弟……好哥……啊……啊……完蛋了……啊……」俩人舒服到了极点。我顺势伏趴在胡太太身上,温柔的搂抱着她,胡太太回过头与我甜吻着,俩人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享受着快乐的余韵。两个人满身大汗,我辞别胡太太,回楼顶去洗一个澡。胡太太也进了自己家浴室,将身上的汗水、淫水和精水都冲洗干净,免得晚上老公回来穿帮。

  今天接家里电话,说我妈病了。因为马上就要开学我又从没捉坐过飞机,所以决坐飞机回去看望一下妈妈!

  我在候机室楼捡了个视界开阔的座位,看楼下候机室形形色色的人群和玻璃墙外面停机坪上滑动、起降的飞机。当一位体态轻盈的空中小姐穿过川流的人群,带着晴朗的高空气息向我走来,我定睛凝视,原来是胡太太。还真巧胡太太今天刚好是我坐的这班航班的空姐姐。

  上了飞机,胡太太在前橱房忙碌着,把饮料倒进一支只杯几,我不时可以看到她蓝色的身影闪动。片刻她端着托盘出来,嫣然一笑,姿态优雅,使人人心情愉快。只有我明白,她那一笑是单给我的,这令我有一股莫名的冲动。这时我看见胡太太忙完後,坐在後面休息。我要上侧所,於是走到最後面的侧所门口,对胡太太说:“小姐,这个门怎麽打不开?”脸上挂着恶作剧的笑。“我来帮你”胡太太也笑着,看了一眼仓里,见没人注意,於是快速地打开门,我俩跑进去,胡太太顺手在门上挂了“请勿打搅”的牌几。

  里面很小,俩人紧紧地挤在一起。“你这坏蛋,我现在正上班呢。”“我是客人,你必须全心全意地为我服务。”“你这色鬼,一定要快!”於是她站了起来,背靠着墙,将裙几向上拉起,小三角裤退了下来,双腿打了开来,“快,先给我一点润滑液”用两手捧着我的头,慢慢的往她的黑森林靠去。

  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草丛,晶莹的水珠夹杂着她的爱液在浅粉红色的桃源洞口闪闪发亮着。我也毫不客气马上把两个手指伸了进去……一会儿只见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下腰去,两手抓着便池的边缘,回头用冶荡的眼神看着我。她的臀部高耸,双腿叉开,丰厚的肉唇在黑森林里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看着她修长的双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线,我的阳具举得更高了…“快来嘛!!”“哦!”我回过神来,闭上了快流出口水来的嘴巴,把我的下部往她的桃源靠去。我弯下身,一支手爱抚着她丰满的乳房,另一支手扶着我的大鸡巴,从背後靠着她桃源洞口的肉唇,轻轻的磨了起来……“别这样逗人家嘛!!,快,我受不了了,也没时间了。”蚌唇内流出的蜜汁,浸润着紫红色的龟头,我把小弟弟轻轻的送入唇中,让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只见阿眉略昂着头,臀部顶得更高了,洞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宝贝,一前一後的动了起来……我也不甘示弱,紧抓着她的腰部,活塞式的抽插了起来。她的哼声愈来愈大了,配合着撞击屁股的啪啪巨响,和插送中的…卜滋…卜滋…,狂野的作爱交响曲在侧所内不断的回荡着……我努力的抽插着,她的蚌唇随着宝贝的进出一张一合,蜜汁也跟着宝贝的动作,沿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我紧顶几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股热流,狂喷到胡太太的蜜洞中。

  我们快快地整理好衣服,偷偷地出了厕所……

  回到学校的第三天早上约莫七点四十分,我正要下楼买早点,正好房东太太送她先生要出门,三人打了一声招呼,我就和胡先生一起下楼。才到五楼,我就藉口忘了拿东西,返身往楼上回去,胡先生自然不疑有他,继续下楼。我回到六楼,胡太太果然还没关门,俩人互相作了一个鬼脸,相偕进了玄关,锁上大门,立刻拥抱得死紧,彼此热吻着。胡太太因为刚起床,也只随便穿了一件松长睡衣,我很容意就探手到里面,轻薄的摸索着,胡太太并没有穿内衣,我握揉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小球。

  「对了,」胡太太突然想起:「我还得要去窗口跟他ByeBye。」「哦,好甜蜜啊!」我的说。

  「啐,他是我老公,你吃甚麽醋啊?」胡太太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笑骂着说。胡太太走进卧房,我也跟着进去。胡太太跪爬到床边的窗口,打开窗户,略略探身出去,刚好丈夫走出公寓,回头向她挥手,她也挥手向他们示意。

  这时我伸手掀起了她的T恤,露出圆俏的屁股,里面没有穿内裤。「好啊!早上有跟老公作爱!」我一边摸着她那黏湿湿的阴户,一边说,大鸡巴已经硬起来了。「和老公作爱不行吗?」胡太太一边挥着手,也没回头的说。

  我有点恶做剧地提起大鸡巴,重重地插了进去。跟着小穴被塞得满满的,花心上被顶撞。

  胡太太差点窒息,脸上又不能作出舒媚的表情,身後大鸡巴正在抽插着,前面仍然必须跟丈夫挥手,好不容易等他上了轿车,她正想松口气,回身骂骂我。老公又走下车来,向她作了一个手势,表示车子有点问题。他打开了车前盖,探身查看。胡太太只好继续趴在窗缘,忍受我那干死人的鸡巴来回抽动,她把牙紧咬,浑身颤抖。终於她老公又向她作了一个OK的手势,盖上前盖,坐回驾驶座,准备起动。当车子开使缓缓滑动的时後,她再也忍受不住,媚眼一闭,小脸往上仰起,「啊!……」的一声浪叫,来了高潮,丢精了。

  我放开她的屁股,让她回身进来,她一把扑在我怀里,双双睡倒在床上。我连忙除掉了彼此身上的衣服,俩人正面相拥,大鸡巴很容易的找到小穴口,屁股稍一用力前挺,就又全根尽没,直达花心。「啊呀……坏哥哥……一大早……就……来欺负……人家……唉哟!……好舒……服……好……深……啊……」「我和你老公……哪一个好啊?」我问。「你好……你最好……哥哥……干得我……最……好……」胡太太口不择言,浪态百出:「啊……干我……啊……好好哦…… 啊……又来了……又……来了……来了……啊……」胡太太又泄了一次。知道她今天也要上班,不能作得太久,鸡巴直进直出,不守精关,就在胡太太第四次要高潮之时,腰眼一麻,知道要射精了,他说:「姐姐……我……也要……来了……」胡太太听到我的话,马上上双腿高高举起,扣着我的腰,小穴紧贴鸡巴不肯放松,热情的迎接热精的到来。「啊!啊!」俩人同时叫着,搂得死紧,都泄了。「真的比你老公好哦?」我又问。

  胡太太笑着瞪我,不肯回答。我温柔的在她身上到处爱抚,她几乎不想起来了。不得已,她还是得起来抹身着衣,准备上班。我两约定,要常常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