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慕容雪初承雨露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519


.
  朱隶看着跪于地上的慕容雪,只见她肤如凝脂,粉颈细腻娇嫩,心下不由一荡,忙整摄心神,道:「本王是天
潢贵胄,家法森严,你若是觉得可能会捱不住的话,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一入侯门深似海,奴婢知道,但是伺候爷是奴婢心甘情愿的事,慕容雪愿意一辈子服侍王爷,生是王爷的人,
死是王爷的鬼。」慕容雪道。


  朱隶知道,这等联姻的事情,这些世家子弟从来都是听闻甚多,其间的含义自是知晓透彻,看她方才眼中的凄
怨之色,心甘情愿的成分很值得怀疑,况且其父慕容霸死于自己的手中,能有几分的真心,可想而知。但是此等联
姻的事情,干系重大,即便心中不愿,只怕也是由不得她的了。心中转过了这一番念头,却知只能尽量安慰慕容雪
一番了,除此确也没什么别的法子。


  于是和颜悦色的微笑着扶起了地上的慕容雪,道:「以后就叫你雪儿好不好。」


  慕容雪以低柔的声音道:「嗯,听凭王爷的吩咐。」


  朱隶接口道:「我会好好的怜惜你的,绝不会亏待了你的,这一点你可以绝对的放心,我绝不会食言的。」


  安抚了慕容雪一番,道:「你去找一下语蝶,她会给你安排一切的,等安定下来以后,我再去看你好吗?」


  慕容雪略显羞涩的低声道:「那奴家就等着王爷了…」


  朱隶轻笑着拥了拥慕容雪的身子,来到了门口,吩咐了门口的侍卫一声,令其带着她去找苏语蝶,自己则转身
回到了屋内,翻看起了从北平送来的文书。


  ※※※


  书房的门帘一挑,苏语蝶走了进来,道:「王爷,该进晚膳了。」


  朱隶抬起头来,只见窗外已是夜色朦胧,不觉间竟已是傍晚时分了。收拾了桌上的文书,对侯在旁边的苏语蝶
道:「今天把几位夫人都聚起来,咱们一起吃顿饭吧,顺便我说一件好消息给大家听,慕容雪也来吧。」


  苏语蝶道:「好的,王爷。」


  丰盛的菜肴摆满了桌面,朱隶环视着围桌而坐的众女,目光从苏语蝶、段紫燕、沈丽蓉、李玉娟、董婉姿、傅
青瑶、慕容雪七女的脸上逐一扫过,看的诸女脸泛红霞,不觉都有些羞涩了起来。


  笑吟吟的,朱隶道:「各位的名册已经送到了北平和金陵的内务府,雪儿的名册今天也已经送出了,这样各位
现在就已经是我朱隶的侧妃了。各位夫人,以后我朱隶的家务事就要靠诸位夫人打理了,现在就趁这个机会,我给
大家确定一些事情。语蝶行事稳重,以后房里的事情一般就由语蝶拿主意了,紫燕、丽蓉、玉娟、青瑶、雪儿你们
都要听语蝶的,好不好?」


  诸女纷纷点头答应。


  朱隶又对苏语蝶道:「她们都是你的姐妹,以后要多加照应一些,如何?」


  苏语蝶道:「爷尽管放心,我会照应好各位妹妹的,定不让爷烦心。」


  最后对着董婉姿道:「婉姿啊,关中武林对外是慕容英、叶晋主事,但是一举一动你都要时刻注意,随时向我
汇报,此事关系重大,切不可掉以轻心,知道吗?」


  董婉姿明白,朱隶这是将关中武林的督察之权给了自己,不觉有些迟疑,道:「王爷,婉姿一介女流,恐怕难
以胜任吧?」


  朱隶道:「放心,有我的支持,你尽管放手去做,不必有什么顾虑。」


  朱隶的消息令诸女心怀大畅,一顿饭自然是吃的尽欢而散,连心情有些不好的慕容雪也终于高兴了起来。


  ※※※


  在诸女的伺候下梳洗了一番,众人都是些武林儿女或大家闺秀,平日多是婢女服侍,本就不擅长此道,自然是
手忙脚乱。等到上了床,傅青瑶、慕容雪早已怯生生地跪在了床上相侯。


  傅青瑶毕竟已经伺候过朱隶了,低声嗫嚅道:「蝶姐让我与雪妹妹今夜伺候王爷,爷觉得行不行?」


  朱隶道:「挺好的,可以,可以。」一边说着一边将傅青瑶搂入了怀中,凑在她的耳边,轻咬着耳垂,道:「
瑶儿先伺候爷一回给雪儿看看,怎么样啊?」


  傅青瑶浑体发软,随着朱隶的手在她腿股间放肆的搓揉,她的双手撑在朱隶胸前,已是聚不起一丝的力道来了。


  三人所在的这张大床,摆在这屋子的中间,四角点着四盏宫灯,使得整个房间在朦胧的光亮中影射着一种诱人
的气味,在空气中浮荡。


  两女到这里来之前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因此都只穿了件白色的衫裙,是一种很薄的纱料做的,在灯光中,
被薄衫裹着的胴体隐隐约约地透露出一种肉色的诱惑,在朱隶的眼中弥漫,煸动着他心底最原始的欲望、人类最本
能的需求。


  一把掀起了青瑶衫裙的下摆,下身贴上丰满浑圆的玉臀,又探手滑到她的胯间,隔着宽松的绸缎长裤轻柔的刺
激着她的桃源胜地。


  察觉到臀后的毒龙逐渐涨大起来,坚硬地顶在自己臀股之间,敏感的桃源之处更被肆意的亵弄着,一时间只觉
心摇神驰、口干舌燥,身子阵阵娇软发热,再也无力挣扎,颤声道:「爷,不要…」。转而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丰满
的玉臀,笑道:「瑶儿,爷好不好啊……?」


  青瑶微微的颤抖起来,既希望朱隶的动作更放肆一些,又有些不愿在慕容雪的面前露出如此羞态,心里矛盾到
极点,喘息道:「嗯,爷饶了我吧……!」朱隶嘿嘿一笑,挥掌击打在她诱人的屁股上,青瑶似乎觉得好受了一些,
阵阵轻微的火辣痛楚中夹杂了一丝快感,不由微微扭动玉臀。朱隶一手掌击,一手却又探到她的下身,更起劲的弄
到了她的关键地带。青瑶大惊侧身蜷缩着按住了朱隶的手,颤声道:「爷…」。俯上去搂住青瑶的身子,亲吻着她
的脸颊和耳垂,柔声道:「瑶儿,别怪我,谁让你这么迷人呢?」


  青瑶的身子越来越热,俏脸晕红,眼波娇媚,不住的轻微颤抖,朱隶手上再动了一下,她立即亢奋得呻吟一声,
再也顾不得羞耻,转身颤抖着抱住了朱隶,两条大腿死死夹住了肆虐的手掌,朱隶的掌心清晰地感觉到她下体激烈
的反应,更加动人心弦的,是腿间那一片灼热和湿润。


  青瑶羞涩地用手撑着脸趴躺在床上,感到自己的血液逐渐改变了原来的运转速度,心跳的频率大幅度提升,她
的脸色呈现出一种昏黄的红晕,双手移到自己的腰部,以一种无比轻巧的手法去解开系在腰部的衣带,那是一个活
结,她的拇指和食指捏着系带的其中一端,就那么轻轻地一拉,然后放手,双手上举拢了拢头发。系带的两端在她
放开手上举的那刻,垂落了下来,薄衫也在同一时间向两边散开,敞露出内里的美好景致。


  从朱隶的角度看过去,一片三角形的纱巾紧紧地贴在她的胯间,中间凹陷下去的地方,隐约一道黑色的细缝,
而缝的两旁微微地隆起。几缕耻毛不甘纱巾的欺压,偷偷地伸了出来,从三角地带伸廷出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支
撑着全部的美好。


  朱隶两手扯着褒裤往下滑,褪落至她的脚踝时,她轮翻踮了两下脚,那可爱但对朱隶来说又是可憎的保护罩就
遗留在床上了。


  傅青瑶感到朱隶空出了一只大手在她的胸脯上揉搓,从她的胸脯传来一阵阵酥痒,使她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
体。


  朱隶沿着她的胸脯划到她的小腹,弯弯曲曲地一直划到她的胯间,轻柔地揉着她那滑软而又有脆感的体毛,手
指横着在她的夹缝柔软处来回的摩擦,随着这个动作,傅青瑶的身体微微地打颤,神经开始绷紧,从朱隶的手过之
处传来阵阵不能抑止的酥麻,她感到朱隶的中指正缓缓地滑入她的肉壁中,更是全身一抖,娇喘道:「爷,我没力
气了……」


  重重的压上青瑶绵软、滚烫的身子,只觉得心神俱醉,不由舒服的叹了口气。青瑶激荡的娇吟出声,双腿大力
缠了上来,抬首急切的索吻。吻上她的小嘴,青瑶热烈地反应着,香舌缠住了朱隶的舌头,不住吮吸着唾液。


  朱隶轻轻拨了拨她的腿,她立即把双腿大大分开,还挺起了柳腰。朱隶却贴上她的小腹,让粗壮坚硬的玉茎在
浓密茂盛的芳草上摩挲。青瑶腻声求道:「爷,我要…」。不去理她,慢慢吻过眉眼、面颊、耳垂、粉颈,青瑶难
受的不住呻吟,小手探下拼命讨好巨大坚硬的肉棒。朱隶再用力握住丰满柔软的双峰不断捏成各种形状,她蹙起黛
眉,口中柔弱的娇啼,朱隶埋首上去又舔又咬了一番,才往下亲去,经小腹、大腿、小腿,再将小巧玲珑的玉趾逐
一含在嘴里轻轻啮咬,一面抚摸挑逗她敏感的大腿内侧。青瑶又痛又痒,不住扭动颤抖,灼热的肌肤冒出粒粒小汗
珠,桃源入口更是水汪汪一片。


  朱隶把她抱拉起来,道:「青瑶,替我把帐篷撤了。」


  傅青瑶跪了下来,两手把朱隶的短裤扯落,他那粗长的阳物便弹了出来,她把手中的短裤随手一丢,两眼盯住
她面前的男根,它正威风凛凛地翘立在她的眼前。


  朱隶道:「青瑶,握紧它!」


  傅青瑶犹豫了一会,终于两手伸过去握住了男根,却发现她的手竟然无法全部包容他的粗大,而她的两只手抓
住的也仅仅是它的长度的一半,还有一半示威似的冒了出来。怎么会这样?她仰起脸看着朱隶,久久才道:「爷…
…」


  朱隶一笑,把她扶了起来,道:「快动啊!」


  傅青瑶握着他那变得火热烫手的阳具,她的手在朱隶的男根上套弄开了,朱隶全身的快感在升温,手指滑入肉
缝里出入、撩拔的速度加快了许多,从一个手指进去到两个指头插入,傅青瑶在那瞬间两腿紧夹,朱隶道:「青瑶,
放松点,你又不是第一次,还这么紧张呀?」


  傅青瑶的脸早已晕红,此时泛着春意,娇嗔道:「你还说……」


  朱隶的手指已被她的分泌物湿透,此时她无比柔软的肉壁温润之极,体毛也湿润了,如同春雨过后的草坪,泛
着光泽贴在她的阴阜上,朱隶道:「是时候了,青瑶,忍着点!」


  傅青瑶放开握着他下体的手儿,双手环住他的颈项,双腿提起来环在他的腰身上,双峰紧贴着他的胸膛,咬着
他的耳垂,道:「瑶儿要坐着你!」


  朱隶双手托着她丰满的臀部,道:「我会让你坐得快乐无比!」他的两手使劲,把傅青瑶托高少许,让她的阴
部正对着他的男根的头部,他那坚挺如铁的肉棒就那么顶在她的柔软之处,然后双手摇着她的玉臀,让她的阴户和
龟头紧密地接触、摩擦,如此一会之后,朱隶感到他的阳具已被傅青瑶的爱液润湿,而傅青瑶此时已经微启着嘴儿
在娇喘,朱隶道:「青瑶,我要进去了!」


  傅青瑶感觉到朱隶火热的凸起顶在她的阴户上,随着双手在她臀部的摇动,那硬物紧抵在她的细长的缝隙上来
回地运转,渐渐地钻进了她的肉缝里,娇嫩的外阴被排挤着往两边分了开来,那细长的缝便被拉扯、变大,形成一
个洞口,朱隶火热的凸起在那刻顺势顶入了她的缺口,她感到外阴包容了一个巨大的烫热的圆球,几乎要把外阴撑
裂开来了,整个身心密切地感受着这异物的入侵,快感也随之而来。下一刻,她察觉到朱隶并没有直接进入她,而
是在她的外阴轻柔地来回进出,紧涩的摩擦使得她的快感加速,情欲渐浓,嘴里轻轻地哼着,秘道里的液体逐渐增
多,沿着她的大腿和朱隶的阳具溢留了下来。


  如此三四十下之后,朱隶道:「瑶儿,我要闯关了!」他微微地屈膝,然后突然往上一挺,只听得一声细响,
火热的阳具全根捅入了滑润温湿的肉缝里,傅青瑶痛呼出声,纤纤玉指在朱隶的背部迅速划出了十道淡淡的血痕。
朱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麻痹快感,不自觉地快速挺动起来,把傅青瑶顶得上下左右晃动不已。


  傅青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这个男人的强壮,他竟然不需要手的扶持而直接进入她那相对于他的男根来说仍然显
得细小的通道,可见他的那根东西有多么的坚硬了!在他闯入她的那一瞬间,比那第一次还要痛,她那地方几乎因
不能承受他的突然进入而感到仿佛要撕裂开来,她的通道此时膨胀到无法再伸展的地步,她最大的容纳性也止于此
了。她感受着朱隶带给她的无比紧凑的摩擦,这种强有力的进出使得她的快感迅速集中在一处,全身心地投入到了
他的冲击中,疼痛也逐渐的淡了下去。


  朱隶越动越快,小腹重重撞上玉臀,发出清脆的响声。青瑶面泛桃花,哀婉的呻吟起来,灼热的肌肤渗出粒粒
细小的汗珠,好似珍珠一般晶莹。朱隶狂野的在桃源内殷红的蜜肉中将玉茎抽出插入个不休,带出股股灼热的花蜜,
良久,终于在傅青瑶火热的体内爆发开来,弄的青瑶瘫软地趴了下去,朱隶舒服得阵阵颤抖,压在她身上喘息道:
「瑶儿,你伺候的真好!」


  转过身粗暴的把慕容雪翻了过来,再顺着双腿吻了上去,最后压在她柔软的身上,巨大的玉茎夹在两片厚腻的
臀肉间,故意用肉棒大力顶了她的臀肉两下,含住她的耳垂笑道:「雪儿,现在该你伺候爷了。」慕容雪轻轻「嘤」
了一声。朱隶又把她翻了过来,曲起她的大腿压向螓首,慕容雪虾子一般的弓了起来,全身只剩背颈着床,朱隶分
开腿垫在她腰后,娇嫩饱满、散发着阵阵诱人芬芳的潮湿宝蛤完全袒露在眼下。她羞得紧闭凤目,满面通红,朱隶
沉声道:「雪儿,看着我!」慕容雪呻吟一声,张开娇羞不已的双眼,朱隶俯头轻轻舔了一下肉缝顶端那挺立的珍
珠,笑道:「你喜不喜欢我给你舔舔?」她浑身剧烈一颤,哼道:「嗯,不知道…」。双手死死抓住床单,颤声道
:「爷……!」


  慕容雪说完这几句断续的话语,顿时脱力一般软了下来,好似放下了千钧重负,桃源溪口开合不已,竟是亮晶
晶糊成了一片。


  朱隶心中大动,笑道:「雪儿真乖!」低头用力吮住蚌珠,耐心舔了起来。慕容雪疯癫一样剧烈颤抖,如登极
乐仙境,销魂蚀骨的酥软之感一浪接着一浪,全身变得好似没了骨头一样柔软,俏丽的脸上满是潮红,鼻息啉啉,
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了起来。


  朱隶用力劈开她的大腿,让勃动的龟头在宝蛤口试探了几次,一下子插了一截进去,只觉得紧凑的密壶幽深窄
紧,狭小无比。慕容雪浑身一震,给巨大的入侵者弄的珠泪滚滚,苦不堪言,口中大声呻吟起来,火热的蜜壶紧紧
包裹住了肉棒。朱隶压上去笑道:「雪儿,你下面这张小嘴可当真让人回味无穷…」,慕容雪喃喃地道:「疼死奴
家了!爷……」


  然而朱隶并不理她的感受,把她的双腿抬了起来,扛在肩上,手掌抓紧她的臀股,双臂把她的两条大腿压得并
拢在一起,慕容雪闷哼了一声,睁开那双迷朦的眼瞅了朱隶一下,然后又闭上了。


  朱隶一看,慕容雪的身子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于是抽出玉茎,再次熟练的握着宝贝对准了阴穴口,用力往里
一插,他那根粗壮的宝贝就应声而入,同时清楚地听到了宝贝冲破处女膜时发出的清脆的「噗」声。慕容雪哀叫了
一声:「嗯呀……痛死我了……爷……你涨得我里面好难过呀……」,慕容雪的穴内涨痛交加,苦楚的呻吟着说道,
疼的差点昏了过去。


  「雪儿,忍耐点,马上就会好的……」,朱隶安抚道。


  缓缓地抽插着,这次朱隶没有让他的阳具全根出入,而是在进到一半时,又缓慢地抽了出来,在女人的温润潮
湿的紧凑和蠕动中找寻作为一个男人的快感和成就感,他的动作由浅入深,由慢变快,慕容雪的两腿根部都几乎麻
痹了,


  深深地挺动着,带出一些液汁和破瓜后的丝丝血渍滴落到床铺上,粗大的阴茎每出来一次,都把慕容雪的内阴
唇带了出来,朱隶感到浓厚的快感开始侵袭他的头脑,同时也感到他身下的女人在疼痛与快乐的交织中沉迷,她那
双幽怨的眼睛已经紧闭起来,嘴里从呻吟渐渐变成了呢喃,那双手儿无意识地把他的肩背抓得火辣辣地痛。他又全
力冲刺了十几下,忽听得慕容雪道:「爷,不要……不要那么深,你顶到我痛……难受呀!好像一根棍子在我肚子
里出入,你慢点,雪儿的那里都快要膨裂了。」


  朱隶抱紧娇躯,阳物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插,深入浅出地抽送了一百余
下,引逗得慕容雪逐渐的开始体会出了个中的奥妙,穴内渐渐骚痒起来,盖过了疼痛的感觉。


  终于初承雨露的慕容雪忍不住娇躯一阵颤抖,眼中现出奇异的神色,粉脸通红,香汗直流,娇喘嘘嘘,美感与
快畅直涌而出,双腿一阵夹动,阴精直泄出来,浇灌在龙具沾染了丝丝血渍的粗硕的柱身之上。


  朱隶深吸了一口气,握住慕容雪的柳腰,将巨大的龟头牢牢顶在秘道尽头,好似要把花蕊儿揉碎般不住的旋转
起来,一直到将滚烫的阳精泄进慕容雪的体内,方才心满意足地从身下的慕容雪体内抽出了仍是挺翘着的硕壮阳物。


  在傅青瑶起身伺候着重新清洗过一番后,方才回到床上拥美而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