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禽兽王朝

作者:admin来源:人气:589


.
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活动注册网址:9977z.com


  北齐为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北朝的王朝之一,齐文宣帝高洋所建。武定五年(547年),实际掌握东魏政权
的高欢死后,长子高澄继续掌政。不久高澄遇刺身亡,弟高洋继承。八年,高洋代东魏称帝,国号齐,建元天保,
建都于邺,史称北齐。承光元年(577年),北齐为北周所灭。是个传国只有三十余年的短命王朝。


  北齐王朝虽然不长命但是北齐的历代皇帝各个都是昏庸暴君淫乱枭雄,北齐更是有禽兽王朝的称号。始作俑者
就是北齐开国皇帝高洋的父亲,虽然没有亲践帝位但是已经实际掌握东魏政权的高欢。


  高欢字贺六浑,生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九年(495年),卒于东魏武定五年(547年)。渤海人。北齐高
祖神武皇帝(死后由儿子高洋追封)。历史上是个比较有为的军事家,他为东魏王朝东征西讨打下了大片江山,而
且他当政期间,注重缓和民族矛盾,整治吏治,并力求实现东西魏的重新统一,也不失为一位顺应历史潮流发展的
政治家,可也就是这样一位乱世枭雄在掌握东魏的军政大权后也开始像对待亡国奴一样对待已经没有实权的东魏帝
王了。


  高欢的最大嗜好就是夺取奸淫他人之妻女,尤其是东魏诸帝王的皇后与王妃都成了他夺取的对象。尔朱荣之女
(魏庄帝之皇后)、尔朱兆之女(建明帝之皇后)、郑大车(魏广平王妃)、冯氏(任城王妃)、李氏(城阳王妃)


  这些原本高贵的天潢贵胄。在落到淫乱枭雄高洋的手里后个个难逃被他奸淫玩弄的命运。


  高欢没有亲践帝位,他的长子文襄帝高澄,继承了父亲高欢的职位的他没有他国国君之要可供消受,便向廷内
滥施淫威,他臣子薛真的老婆姿色出众,便想个理由将其支出外,派人将她抢进宫来。


  薛氏被送进后宫后高澄看到眼前的美人既不调情,也不以物诱之,更没有甜言蜜语好生安慰,而是自己脱下衣
裤直奔主题。


  原本有些疑惑的薛氏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手握朝廷生杀大权的高澄那么直接,薛氏不屈从淫威,不甘心就这
样不明不白被高澄奸淫。  薛氏气力弱小无法反抗只能夹紧双脚左躲右闪,高澄也只能让他那大肉棒在薛氏的双
腿间胡挤乱操,薛氏的衣服被高澄扯的七零八落,但夹紧的双腿却始终无法让高澄得逞。高澄就在这胡乱抽插中淫
闸锁不住了,胡乱一挺,一泻千里,却感到一阵剧痛。伏头一看肉棒顶到薛氏的桃源洞口时,却被她用手紧紧抓住
肉棒,长长的指甲把高澄的肉棒给抓破了,致使血水、秽物一齐出来。


  高澄勃然大怒,上前几把将她完全脱光,将她按倒在御案上,肉棒受伤的高澄怎能轻饶这个敢于抗上的女人,
他按住薛氏,在她那雪白浑圆的乳房上胡撕乱咬,可怜的薛氏痛得不停挣扎,但弱小女子那里是高澄的对手,被薛
氏惹的发性的高澄竟将薛氏的乳头一口咬了下来,薛氏在地上翻滚着苦苦哀求挣扎,但是凶性大发的高澄怎么会轻
饶她,高澄抽出配刀用刀柄刀身狠狠抽打薛氏把原本娇艳的薛氏打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倒在血泊中不起。


  就这样他还不解气,叫来了廷尉要治薛氏的罪。这个廷尉知晓经过后不从。


  高澄气得又用刀柄把廷尉暴打了一顿,但还是没让廷尉屈服。高澄无奈只好亲自下令把薛氏一家满门抄斩才算
解气。


  外臣的妻子没让高澄得逞,高澄只好把目光转向自家人,高澄有个本家名叫高慎。高慎的妻子生得并不美,但
小巧玲珑,晶莹剔透,是当时名躁京城的「袖珍夫人」。


  一次宫廷宴会,袖珍夫人也参加了宴席。初次参加宫廷宴会的袖珍夫人并不知道皇宫里的黑暗与淫恶,为了展
现自己的风采,袖珍夫人特意好好地打扮了一番,让自己看起来更娇艳。席间,色中饿鬼高澄一见别样的袖珍夫人
果然来电,当场调戏。袖珍夫人碍于高澄的淫威,不敢造次,强忍着让他在嘴上、脸上、手臂上沾了点小便宜便借
故溜出宫回家了。


  袖珍夫人走了,高澄却贼心不死。袖珍夫人的老公高慎是本家亲戚,按辈份还是高澄的长辈,搞他的老婆属于
乱伦,但是高澄大权在握,连皇帝的生死都要他说了算,皇帝的龙床爱妃他都能随便睡,要是连一个亲戚的女人都
搞不到手,那威严何在颜面何存?


  他一道诏令,要袖珍夫人进宫侍酒。袖珍夫人明知这次是羊投虎口,但又不敢不去。为了避开高澄的色眼,她
不敢在像上次进宫那样穿着的性感暴露,把自己严实的包裹一番后袖珍夫人只身入宫。


  进了皇宫在皇宫的御桌上,高澄要袖珍夫人陪酒,袖珍夫人先饮三杯烈酒,不善饮酒的她被呛的掩面连连咳嗽
不止。看着袖珍夫人脸似桃花,泪眼莲莲的样子,高澄迷离的醉眼里都放了光。


  他要袖珍夫人给她倒酒,趁她接近时一把将袖珍夫人搂到腿上,浑身抚弄,淫靡的爪子没放过袖珍夫人身上一
处。袖珍夫人又气又羞又怕,无奈力气单薄,挣扎避让不及,身上的衣物及贴身的小衣都被高澄扯掉,眼看贞洁不
保。袖珍夫人挣扎着求饶并以死威胁,兽性大发、淫性勃开的高澄岂是被吓大的??他才不管袖珍夫的苦苦求饶,
他淫笑着说:「你如敢不从,我就杀你和高慎九族,看你从不从。」


  说完,不再理会袖珍夫人,双手掰开她那紧闭的双腿把勃起已久的肉棒向里一挺,袖珍夫人哀嚎一声,知道事
已至此,如不从定有满门抄斩之祸,毕竟薛真一家的惨剧才发生不久。为了保全自己和丈夫还有家人,袖珍夫人再
也不敢挣扎了,只能任高澄这个比自己辈分还小的小辈在自己身上发泄他变态的欲望。


  看着身下娇小玲珑的美人在自己的肉棒下娇啼婉转,高澄愈加发性,粗大的肉棒不放过袖珍夫人的每一寸肉体,
从没有受过这番羞辱的她只能拼命的哀求,可是每次哀求只能迎来高澄更加变态的玩弄。


  整整两天两夜,袖珍夫人在皇宫的龙床上被高澄变态的欲望玩弄着,袖珍夫人娇嫩的躯体上布满了抓痕鞭打的
痕迹,柔嫩的小穴被高澄操的红肿不堪。高澄那犹如野兽般的欲望把这个名动京城的袖珍夫人操的遍体鳞伤才放回
家去。


  从此袖珍夫人就成为了高澄的玩物,只要高澄需要就随时被召进宫中玩弄。


  妻子成为别人的玩物,老公高慎让人带了绿帽子自然不好受,但是比起杀头抄家来说,绿帽子带带就带带吧。


  大凡高澄看中的女人,没有什么智取,也没什么诱之以利,一律采用强攻硬夺,不过也有个别例外的时候。


  本家亲戚都不放过,那自家兄弟媳妇就更没有放过的理由了。高洋是他的亲弟弟,高洋的妻子李氏有落鱼沉雁
之容。这样的美人就在嘴边不吃未免太有损自己的名声了。可能他是出于亲兄弟的原因,不好强攻,就设计将其骗
到御花园。


  先想以小恩小惠诱她上钩,李氏也是见过风浪的人,她那能不知晓这个大哥安的什么心,就采取不理睬的方法
想让高澄自己死心。


  吃了瘪的高澄大怒之下要来霸王硬上弓,抓住李氏就想拖入花丛草地中辱躏。


  无奈李氏是舞姬出身,身手矫健而灵活,而高澄常年淫乱体内方虚,一时就难以得手,二人就在花草从中展开
了追逐。


  高澄身体再虚但小时侯也是练武打熬好了筋骨,时间一长,李氏气力不继被高澄抓住拖入了花丛。兽性大发的
高澄将弟媳妇脱光后害怕她跑了,就用脱下的衣物扯成布条将李氏捆了个结实。李氏还想挣扎逃离高澄的魔爪,这
更引起了高澄的兽欲,粗大的肉棒毫不惜香怜玉,挥枪直刺李氏的小穴。李氏忍受着高澄和丈夫差不多大小同样为
大号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里乱插乱捅,痛得李氏在草地上呼号挣扎,舞姬出身的李氏身材妙曼,加上紧紧的小穴更
让高澄大呼过瘾。


  自从强奸薛氏未成功后高澄还是第一次碰上敢于反抗他的女人,雌豹般的李氏健美又富有野性,尝到新口味的
高澄这次也算在弟媳妇身上好好过了把瘾。但是原本虚弱的他这次过瘾后也大伤了元气,一病不起,很快一命呜呼,
结束了他淫乱的一生。


  高澄一死,高欢的另一个儿子高洋掌权,高洋终于失去耐性自己当了皇帝。


  高洋的哥哥高澄虽然好淫,单还是自己独享,高洋当政后,高家身上淫乱的血脉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他不仅奸
杀自己的庶母朱尔氏而且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一样毫无人性。母亲若与他发生口角,就勃然大怒然后将自己的亲生
母亲当众脱的精光然后鞭打母亲赤裸的胴体,直到母亲打得满身血痕,跪地求饶为止。


  又有一次,荒淫的他闲极无聊之时将自己家宗室的全部女人聚于宫中,要她们脱光衣服,然后叫他的宠臣去跟
这些女人群交乱淫。他则端坐高台之上,左拥右抱,命令他们每人必须玩一种花样,动作奇特者给予重奖,否则就
地处死。


  皇帝下令前有死亡威胁后有美人为诱,这怎能不让高洋的这些弄臣们心动?


  何况这些原本高高在上的贵族女子对这些鸡鸣狗盗的猥琐之徒来说本身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现在她们这些原
本高贵骄傲的女人现在就像一群淫贱的妓女一样脱的精光聚在大厅里任他们奸淫,怎能让这些人不兴奋。


  一时间大家花样百出,宫庭里肉体翻腾,淫声浪语此起彼落,不绝于耳。这些贵族女子无法躲避这些淫徒的玩
弄,无处躲藏甚至想找件遮体的衣物都没有,只能任由这些原本不屑于正视的宵小之徒在她们高贵的身躯上任意发
泄他们过剩的欲望。


  弄臣多女人少,不少弄臣没有女人可以享用只好与他人分享,原本私密的小穴后庭、原本展现美妙歌喉的小嘴,
现在都被这些长短不齐、粗细不一的肉棒占满了。饱满的乳房,细嫩的小腹,浑圆结实的屁股都被数双粗糙的大手
抚摩着拍打着,在哭喊淫笑浪叫的交织声中她们渐渐迷失了自己,或许她们内心仅存的一丝清醒就是对自己生在帝
王家的悔恨……


  高洋高高地坐在宝座上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大厅里的淫乱场面,他边喝酒边欣赏。与民同乐的他,身边自然也
不会少了女人的陪伴,结果把哥哥抢的玩物袖珍夫人也一并接收。可怜的袖珍夫人才脱狼窝又落虎口,不过已经习
惯当高澄玩物的她对于高洋来说除了顺从也别无它法了,只是老公高澄的帽子越来越绿了看着自己的亲人被他的宠
臣们奸淫,高洋狂笑不止甚至跳下高台推开宠臣,亲自示范如何淫乐女人。对于做的好的弄臣高洋口头表扬,不过
对那些表现糟糕的弄臣高洋就不那么客气了,责骂鞭打甚至拉出去廷杖。总之荒淫没边的高洋已经完全把人伦道德
完全打破推翻,誓要操出一个淫乱的新天地。


  对自己的母亲家人都干这样,那对原来奸淫过自己妻子的哥哥的遗孀嫂嫂元氏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元氏平日和高洋斯混得不错,高洋也向来对皇嫂也礼貌有加,可这天高洋淫劲冲了上来,冲进了元氏的静德宫。


  元氏甚为高兴,忙叫人备酒备菜,准备陪新皇帝好好喝几杯,谈淡天,以打发无聊的时光,但看高洋杀气腾腾
的样子,有些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陪笑询问,高洋劈手把酒桌掀了,说:「给我把裤子脱下来!!」


  元氏抿嘴一笑,她知道高洋是色中浪子,但现在当了皇帝,恐怕不会不成体统地胡来,便道:「皇上今日怎么
啦,如何和嫂子开起玩笑?」


  高洋才不和她开玩笑,见元氏没有动作,竟麻麻利利把自己内裤解了,一条硬大的肉棒虎视眈眈。元氏这回真
的明白了,一脸的羞愧,忙用衣袖遮丑,说:「皇上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何以这般情急?等嫂子好好陪你几杯
;再上床侍候不行吗?」


  元氏这样的温顺,高洋本应喜滋滋的满口答应,但妻子李氏被哥哥捆住强奸的经历让他不能不出这口恶气,要
是真的这样和风细雨、卿卿我我的,就完全无法发泄肆意报复的怒气。


  不由元氏细说,他按住元氏在翻倒的酒桌旁,一个骑马蹲档跨了上去,撕光元氏的衣服后肉棒长驱直入,像工
匠打般铁一般的狠干了起来。元氏毫无准备,加上久久没有甘霖湿润,现在又让高洋的大肉棒这样狠插,操的元氏
象杀猪一样的惨叫。


  在元氏的惨叫夹杂着浪叫声中,高洋酣畅无比的满足了自己复仇的心愿,他强奸了自己的嫂子替自己出了气,
末了把自己的阳精尽射入嫂子的子宫。元氏也彻底被自己的小叔子给操趴下了。


  满意的高洋抓住元氏的头发,提起她说:「哥哥强奸了我妻子,我就要强奸你。一报还一报,你要顺从我,好
生侍候我,你懂吗?」说罢也不管疲累的元氏是否听到他的话,就把元氏扔在地上,让元氏趴在满是淫水精液甚至
还有血的地板上,跨过她扬长而去。从此,元氏就和袖珍夫人一样都成了高洋这个荒淫甚至神经有些错乱的皇帝的
玩物。


  对占有自己同族女子有瘾的高洋对自己的两个弟弟高和、高俊的妻子也不放过,为了图省事,也为了避免元氏
的悲剧在他死后在自己妻子李氏身上重演,高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赐死了两个弟弟,把这两个弟媳妇收入宫中供其
淫乐。可惜这两个倒霉的王妃相貌没有元氏、李氏出众,也没有袖珍夫人那样天生小巧,很快就被高洋玩腻了。


  既然留在宫中没用,让她们活守寡对不起人家也为了显示自己的皇恩浩荡,高洋把这两个弟媳妇,堂堂的王妃
赐给自己食客中的那些年迈四十而无妻的鳏夫为妻。在新婚的夜晚,他稳坐高堂,亲眼看见那些下人在娇妃肚皮上
打鼓的猴急象,笑得前仰后翻。


  已经淫遍了同族女子的他对于那些高贵的妇人再没了兴趣,直到他遇到了高级妓女薛氏姐妹,把她们姐妹收入
宫中后才有了新的兴趣。  薛氏精于妖媚之术,令高洋感到新鲜、刺激,尤其是她在民间当妓女时勾引嫖客的床
上功夫更让人销魂。让他那三千宫妃顿时变得勃然无味。薛氏姐妹则极尽风流有时同高洋一连数日不离床榻,弄的
高洋神魂颠倒。


  高洋因为奸淫女人太多太乱,导致肾虚精亏,在奸淫女子时常难以尽心。为使自己的兽欲尽快得到满足,他在
行淫时,命手下捉来一些囚犯,然后他边淫乐边看着犯人被斩头砍脸,在犯人的惨叫声中,在犯人被砍的血肉模糊
的景象前,他大喊大叫着方才泄过。有时太兴奋了,甚至爬起身来,一刀将被他蹂躏的宫女砍死。


  皇帝好淫,为满足皇帝这一特殊嗜好,监狱官就把判处死刑的囚犯送到宫里供高洋淫乐时杀人之用。高洋奸淫
女人越多杀的人也越多,以致死囚供不应求,只好用拘留但尚未判处死刑的犯人充数,这种囚犯就叫「供御囚」。


  无论皇帝到哪里出游,这种「供御囚」都要跟着,高洋的淫兴随时都会到来,随时都可能奸污女人,因而随时
都要杀死「供御囚」为他助兴,因此而冤死的囚犯不计其数,这些因皇帝性需要而被冤杀的囚犯也是中国历史上的
一大奇闻。


  高洋为了追求更新的刺激,时常干出一些令人无法想象的淫乱举动。


  一天早晨,位在北齐皇宫附近的一户姓李居民,起床后忽然发现檐下有一群蓬头垢面、赤身露体的男人,他赶
忙向官府报告。地方官带着兵役赶来捉拿这帮人时,看见其中一人正在奸污李氏的女儿。可怜李氏的小女含苞待放
的花蕾,就被这个为首的暴徒按在地上肆意奸淫,小女孩那娇嫩的花蕊被施暴者那粗大的肉棒蹂躏着,痛的她呼天
抢地哀嚎着,施暴者得意的哈哈大笑,连地方官到了面前都视若不见。


  地方官不禁大怒,心想这畜生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民女,正要喝令拿下。


  谁知「拿」字还未出口,为首的暴徒抬头一笑,这地方官看见吓得屁滚尿流,慌忙俯伏在地,口称「死罪」。


  原来那个奸淫者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上高洋。


  高洋这时长嗥一声,泄了欲,扔下昏死的小女孩站起来,带着他的那群赤身裸体的侍卫宠臣就要离开。高洋回
头看见那地方官一付奴才相和那些兵卒害怕的样子,不禁来了兴趣。他下令地方官及兵卒也脱光衣服排成队,由他
领头,昂首阔步开向闹市,遇到漂亮的民女,就如狼似虎地扑过去,就地施暴,后来发展到无论老少美丑,逮住就
奸。


  走过一座妓院时,高洋下令将妓女抓来,一人一个,就在大街上群交野合,然后挨个淫之,淫声浪语充斥着大
街,这些人累了就跪在大街上,展阳露阴,一副淫靡之态,这样的旷世大野合集体大团P直至太阳落山、高洋皇帝
累了才算结束。


  高洋的劣迹,在帝王淫乱史上堪称一绝!由于长期狂淫乱秽,放浪形骇,高洋染上了严重的肠胃病,凡进食则
呕吐,终于化为一摊枯骨。


  高洋死了,他家的淫乱血脉还要继续,荒唐的家风还要传承。高洋的弟弟高湛即位(武成帝)后对他的漂亮嫂
子自然不会放过,像发情种马一样的高湛总是赤身裸体在宫中追赶着嫂嫂李氏,在什么地方抓到就在什么地方就地
奸淫。


  迫于高湛要杀李氏儿子太原王高绍德的威胁,李氏强忍着屈辱奉献娇躯,用肉体换取儿子的平安,可惜她的儿
子不理解当娘的苦衷。  李氏怀孕后太原王高绍德回家探望母亲,李氏挺着大肚子怕丑,故意回避不见。儿子讥
讽道:「你当我不知道吗?你与叔叔通奸把肚子搞大了,所以才没脸见我。」李氏听了儿子的话,又羞又愧,无地
自容。


  后来她生了个女儿,并不报告高湛,将这个孽种溺死。高湛知晓后大怒,抢着一把钢刀跑来骂道:「你杀我女,
我何不杀你儿?」说罢,召来高绍德,当着李氏的面,将他活活砍死。


  李皇后像发了疯的大喊大叫,呼唤死去的儿子。高湛愈加震怒,他当着众人的面剥光李皇后的衣服,用马鞭在
她的身上猛抽乱打,直打得李皇后死去活来,然后将其装进一只绢袋,命人抬出宫去。扔进一条水渠,扬言:「谁
捡去,谁便可奸之。」过了很久,李氏才苏醒过来。她由切身经历感受到宫延生活的秽乱和血腥,意念如灰,遂乘
一辆牛车进妙胜寺当了尼姑。


  说罢了北齐的皇帝,他们个个是淫乱枭雄,而他们的妻子却大都难逃被他人奸淫玩弄的厄运,个个下场都很惨。


  但是凡事有例外,北齐末代皇帝高纬的母亲胡氏就是一大特例,当年是长广王高湛的妃子,当年高洋当政时就
因为胡氏相貌太过平常而放弃了把她一并收入后宫的想法,结果也让长广王高湛逃得一劫当了皇帝。


  胡氏相貌一般,毫无述艳之处,但丑人多作怪,其性情极为淫荡,对于阴阳之术极其热衷。高湛登基后,可能
是为了感谢救命之德胡氏被封了皇后,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胡氏有机会在宫内呼淫风唤秽雨,把个国家搞得分崩
离析,摇摇欲坠。


  她的皇帝丈夫高湛是个食欢好色的小人,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搞上皇嫂李氏。


  高湛和皇嫂鱼水甚欢,皇后胡氏空守闺房,深感冷寂。她假如是一个清心寡欲、正直贤慧的妇人倒也罢了,但
胡皇后一日不可无男色,没有男人侍候,她就血脉不通,心烦气躁,她就想喊,想叫,想男人。


  这天夜晚,她又是一个人独守青灯、顾影自怜,便叫来名太监,给她洗脚、揉肩、搓腿。太监虽在她身上揉揉
搓搓,几乎无处不到,却是目不斜视、无动于衷。对空包了一身男人皮的太监,胡皇后也是无可奈何,遂挥手叫他
走了,她在庭院内百无聊赖地散步。  突然从远处传来阵阵哀婉低回般隐翌。是谁在抚琴呢?宫女回答说,是个
叫和士开的朝给事。  「哦?和给事能弹得如此好的琵琶?传他到我的寝宫。」胡皇后来了精神,士开舞的一手
好铁戟,胡皇后也见过此人演武,对这个美貌强壮的美男子早就倾心,只是没想到和士开就在宫中,近水楼台,这
种美味不吃怎么行??


  和士开抱琵琶来了。皇后赐他近身坐下,又赐他一杯温酒,接着就和他聊起来,久汗未逢甘霖的胡皇后张口就
问男欢女爱之事。和士开还有些放不开,不敢太过放肆。胡皇后见他如此拘谨,干脆半解衣扣撩起裙角让美白的酥
胸和大腿露了出来直接挑逗。和士开乃饱学人士,又久历风情,怎会不懂皇后有挑逗煽情?


  在应答时也随行就市、煽风助火。两人你羡慕我风情,到夜深时也只剩下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了。  欲火上升、
迫不急待的皇后要和土开弹琵琶,她跳舞。


  和士开奏起了《高山流水觅知音》,皇后轻舒袖,围着他翩翩起舞,时而娇情似火,时而回眸一笑,时而凄然
哀吟。等曲走到终结处,皇后来了一个飞鸟投林,钻入和士开怀中嘤嘤抽泣起来。


  和士开就势把皇后抱到床上给她宽衣解带,然后抽身而走。皇后怎肯放过这个机会?只好拉着他往怀里拖。和
士开揣摸时机已到,便跃身扑了上去。


  和士开是风流情种,胡皇后是巾帼淫妇,两下里情浓意绵,一个燕语声娇,一个尽力盘桓。善于舞戟的和士开
下面的肉枪舞得更好,把许久没有被甘霖润泽的胡皇后搞的心满意足,胡皇后那久未吐出的淫声浪语很快就在寝宫
中响起。和士开下身那杆肉枪果然了得,操的身为一国之母的胡皇后与市井娼妓毫无区别,胡皇后也干脆抛下皇后
的尊严、母仪天下的端庄,象个饥渴的荡妇一样肆意浪叫宣泄着自己的欲望。


  整整一天和士开与胡皇后没有下床,心满意足的胡皇后怎能放弃这个能让她满足的美男子??和士开为了满足
自己的野心和要求也曲意逢迎甘心当胡皇后的面首。


  高湛皇帝不知怎么知道了此事,皇帝让人带了绿帽子还了得??他大怒问胡皇后为何??


  胡皇后丝毫不卖帐,讲明和士开是她情人,并说你以天子之威,日日在外寻欢,还霸占了皇嫂李氏,违悖天理
的事都能做,我盛年守活寡,蓄个面首有何不可?说到兴头上的胡皇后拉高湛要到皇嫂那里去评理。高湛无奈,强
奸皇嫂虽然是高家家风,但是让皇嫂怀了孕这还是独一份,朝内对此也已有微词,现在皇后又要拖他到皇嫂面前评
理。皇嫂有何脸面评理?高湛自知心虚,只好作罢,默认了他们情人的关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是身居九重也不例外。皇帝奸淫皇嫂,皇后卖身男妾,渐渐闹得连市井百姓也斥之以
鼻。朝中正直大臣大胆谏言。当然,矛头还不敢直指皇上,只说:「和士开为先帝弄臣,胆大妄为,勾联皇后,污
秽政风,以致天下糜乱,市风日下,此等罪人当诛。」皇帝内心有鬼,皇后抵死不依,此事不了了之。


  高湛皇帝艳福不浅,但寿命不长,不到36岁便死了。胡皇后和和士开寻欢作乐更加明日张胆。一次宫中例宴,
一些耿直大臣在太后劝酒时,仗着酒意再次挺身直谏,要皇后重惩和士开。但皇后杏眼园睁,尖声吼道:「先帝在
时,就听得你们胡诌,现在又欺我孤儿寡母,违抗先帝遗旨,我决不许你们乱杀无辜?」


  胡太后在巍峨大殿之上,赤裸裸为自己和情夫辨护也算中国史上一绝,大臣们碰了壁灰头土脸,宴席不欢而散。


  后来,日渐狂妄的和士开终于得罪了太后的次子高俨,高俨性情凶悍,干事不长后眼,大胆地绞杀了和士开出
气。胡太后听后雷霆大怒,将高俨绑赴刑场欲处极刑。高俨方见性命难保,忙招供说:「是姨夫教儿这样做的。」


  胡太后放了高俨,下令将高俨的姨夫处死。


  太后失去性伙伴,却没有失去性自由。


  淫欲透迫着她将色眼睁得更大,她不屑于在宫内寻找发泄的对象,倒不是怕在宫中丢人现眼,而是宫中臣卫被
他幸宠,易为它人攻击,弄不好,不能长久还要牵肠挂肚。再说,宫中臣子均有妻室,不经久战,使她淫欲难达高
潮。她开始命手下四处搜集各方淫僧乱道,借讲经为名把他们蓄养在宫中日夜淫乱,公然在宫中宣淫,日夜的宣淫
将原本就肮脏的皇宫弄的更淫秽不堪。


  可惜好景不长、春梦易醒,也就在这日夜的荒淫中北齐王朝走向了末路。公元557年,北周大兵攻入日渐衰
弱的北齐,皇帝高纬被杀。


  胡太后命大,居然流落街头幸免遇灾。但她那淫性却无法收敛,一日不淫,她就会难受的要死。她广集名门贵
妃,皇宫佳丽,在长安城内开了一家华贵的大妓院,由她挂帅上阵又做老鸨子又做妓女。因而生意十分红火。


  胡太后经年累月的日夜淫乱早就练就了一身超凡的本领,每每让那些嫖客骨松皮软飘飘欲仙时,嫖客都问她:
「你为何这般技压群芳,一枝独秀?」


  胡太后得意的回答说:「我十岁得夏姬褒姒淫术,现今四十岁,苦修有三十年,以同万名男子交合,故有此神
功。每回云雨,人皆以我是黄花处女。」又有螵客欲花重金带她私蓄,她笑笑说:「莫说你带我我不走,就是回到
先前皇后的位置上,也不如做娼妇般乐趣大,我睁眼一生,独钟于此道。」


  太后做娼妓开妓院在宫廷史上可谓独此一家,别无分店,而且据史载,胡太后居然善终。这也算是奇闻了。


  北齐这个淫乱的皇朝随着北周的进攻而灭亡了,北齐淫乱的血脉也算告一段落了。可是历代皇朝有那个是干净
的??所谓臭汉、脏唐、宋不清、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历朝历代皇宫里的事都是最肮脏的。


  北齐皇朝虽然短暂但其皇帝个个都以无比的勇气开拓创新,挑战着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北齐皇朝覆灭了,但
它禽兽王朝的名号却流传下来,北齐的淫乱昏君们也以他们的特例独行而留于汗青,为后人耻笑传诵。【完】